网站首页 文明 IT 情感 新车 社会 万象 民声 读书 杂志 访谈
◎ 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情感 > 内容

胡杨精神 薪火相传

牛进诗景网 - 来源: 互联网  2019-10-09 18:45:49

2018年12月初,塔里木大学所在地阿拉尔市晴空万里。进入干净整洁的校园,现代感极强的图书馆、体育馆矗立校园之中,今日的塔里木大学已今非昔比。

“胡杨的种子非常小,却有着极其顽强的生命力,如果落在干燥的地面,它就耐心等待雨水的浇灌;如果落在潮湿的地方,当年就能生根发芽。”被塔大学生昵称为“胡杨公主”的李志军教授,经常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,“我们塔大师生何尝不是一粒胡杨种子,但我们有更加顽强的生命力,南疆就是塔大师生施展才华的广阔舞台。”

“这两个税实际上是很小的税种,为什么说小?因为它的体量比较小,烟叶税去年131亿元,船舶吨税去年48亿元,这在我们国家财政收入中的占比是很小的。”王瑞贺说。

践行“五个扎实”成为全省工作最鲜明的主题。我们深刻认识到,“五个扎实”是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和“四个全面”战略布局在陕西的具体化,指明了实现追赶超越的根本路径。陕西历史悠久、文化厚重,能源资源富集,科教实力雄厚,工业基础较好,同时也面临着发展不足、产业不优、群众不富等问题,只有落实好“五个扎实”要求,才能变优势为胜势、变难点为亮点,实现后来居上。

塔里木大学党委书记赵光辉认为,人无论走多远,都不能忘本,这个“本”就是服务南疆、服务兵团屯垦戍边事业的初心。2011年毕业的杨顺邦、2012年毕业的齐华玲在当地成家立业,他们和塔里木大学毕业留疆的万千学子一样,以实际行动践行“下得去、留得住、用得上、干得好”这句话,为兴疆固边贡献着智慧和才干……

另一个引发关注的消息是,今年5月1日起,中国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,增值税减按3%征收。

“长时间仅是答题模式肯定不行,接下来就要比拼哪家平台的内容更创新,玩法更有趣了。”杨静解释道。(记者覃澈)

尽管此前连续一周大雨,天气因素并未影响韩粉热情,很多支持者一大早就前往现场卡位,活动开始后更是情绪亢奋,卖力挥舞着旗帜,不过云林斗六今天晴空万里、阳光毒辣,现场气温不断飙升,下午已经有多名韩粉中暑或是体力不支瘫软倒地,被救护车送到医院进行治疗。

1958年建校之初,塔里木大学只有19名教师、500多名学生,自然条件恶劣,物质条件匮乏。

“塔里木河呀啊故乡的河,多少回你在梦中流过,无论我在什么地方,都要向你倾诉心中的歌……”《塔里木河》这首传唱了几十年的经典老歌让世人知道了塔里木河。

60年后,一座现代化的综合性大学矗立在塔里木河畔,与依河畔而生的胡杨林遥遥相望。相对于千年胡杨来说,塔里木大学仿似少年,处处充满生机,洋溢着青春的活力。

塔大虽然距离繁华很远,但却离乡村很近、离各族群众很近。60年,6万多名优秀毕业生,85%留在新疆,68.5%扎根南疆,内地生52%留在新疆工作。

“大站快车”如何在运营组织中实现?市轨道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6号线在设计上就已具备条件,信号系统也早有考虑,目前正在研究更详细的运营方案,未来快车在哪些车站停靠,还没有敲定。

“天山作笔雪泡茶,兵团的精神传天下,昆仑立碑写校史,戍边育人乐在天涯,薪火传递永驻芳华……”仰望王震将军雕像,耳畔校歌《光荣塔大》回响,这正是一代代学子践行“艰苦奋斗、自强不息、扎根边疆、甘于奉献”胡杨精神的生动注脚。(记者谢龙摄影报道)

张女士是一名人民教师,家庭幸福美满,但一切的平静都在2017年7月的某一天被狠狠打破,宫颈鳞癌的诊断无情打碎了这一切。

法学专业研二学生黄侨,在校学习六年多,已深爱上了这片南疆热土:“我愿意留在南疆,到基层最需要的地方,奉献自己的青春力量,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。”

借殿宇大修研究文物背后的故事,故宫博物院走出了文物修缮的一条新路。昨天,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宣布,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科研课题全面启动。文物修缮不再是工人拉起围挡闷头“鼓捣”,而是所有相关研究人员全部参与,借修缮之机,搜集最全的文物信息。预计2020年养心殿修缮完成后,将有90%区域向观众开放。

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说:“按照有关要求,还没有完成煤改气、煤改电工程的地方,如仍保留燃煤炉具的,可继续使用清洁燃煤供暖方式,省市将全力保障洁净型煤充足供应;对炉具已拆除的,要因地制宜采取其他清洁替代方式加以保障。”

亲近群众,是处理信访稳定工作的法宝。邵景良认为,如果一味地堵,只会让矛盾越来越多;只有通过走访、排查,找到问题症结,才会将矛盾消灭于萌芽。

李友根也赞同曹建峰所提引入保险制度加以解决的意见。李友根称,侵权责任法如果主要是基于救济受害者的话,合理的保险制度完全可以分担这个问题。“现有的法律文明、制度设计有很多的经验。面对未来人工智能可能出现的挑战,如果现在仍然解决不了,在真正人工智能的时代,仍然会有很多的制度设计解决这些问题,所以总体上我是比较乐观的。”李友根说。

没有校舍,自己盖;没有粮食,自己种;没有教具,自己做。师生住的是地窝子,睡的是红柳床,黑板挂在树干上,讲义放在膝头上。

在塔里木河畔还有一所因传承胡杨精神而声名远扬的学校——塔里木大学,今年其迎来了薪火相传的一甲子。

12月14日,塔里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李志军(右二)在学校附近的实验林里,带学生查看胡杨的生长情况。有人说,塔大师生的身上总有一股泥土味、羊粪味、牛粪味,这恰恰是群众对他们最高的褒奖。

退休教授闫春雨在塔里木大学工作、生活近60年,培养学生无数,且大部分留疆工作,犹如一棵老胡杨任凭雨打风吹,成就了一片胡杨林。“我这棵‘老树’扎了根,带的这些‘小树’也绿树成荫了,一甲子,没白费。”闫春雨教授欣慰感叹。

开小饭馆、卖大碗茶、倒卖服装、修自行车、装裱字画……当代中国百姓自主创造财富的“种子”由此播下。

记者梳理发现,意见还提出了很多针对性的措施,比如,针对独生子女家庭、无子女家庭、“空巢”家庭等特殊群体养老保障需求,探索发展涵盖多种保险产品和服务的综合养老保障计划。

 


分享至: